曾四次停产如今面临重组 谁是新飞的“毒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2 02:58

曾四次停产如今面临重组 谁是新飞的“毒药”?

2018-06-12 21:00来源:中新经纬破产/公司/股权

原标题:曾四次停产如今面临重组 谁是新飞的“毒药”?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12日电 (常涛)昨日(6月11日)下午,新飞电器在官方微博对近期盛传的公司破产传闻进行了回应。新飞方面表示,公司正在执行重整计划,并未进行破产清算。新飞将通过股权公开拍卖的方式公平、公开、公正地招募重整投资人。

此前,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消息,新飞系新飞电器、新飞家电、新飞制冷器具三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将于本月28日公开拍卖,起拍价4.5亿元;另外,河南新飞电器名下部分土地、房产及建筑将于7月5日开始拍卖,起拍价1.15亿元。

亦有消息称,2018年5月21日,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新飞电器、新飞家电、新飞制冷器具三家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河南新飞电器/家电/制冷器具有限公司100%股权在公开拍卖 图片来源:阿里司法拍卖

无论最终重整计划能否成功,接盘侠又是否如期而至,毋庸置疑,拥有30多年历史的老牌家电品牌新飞当下正陷入一场巨大的危机中,而且来得比历次都更加猛烈。伴随着一代人记忆的新飞冰箱,也极有可能最终成为历史。人们不禁唏嘘,究竟谁给昔日冰箱之王新飞喂下了“毒药”?

从军工小厂到“四朵金花”之一

新飞的前身是创建于1958年的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这是河南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军工企业。后来,由于产品单一、设备老化等原因,这家企业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1983年,时任厂长刘炳银为扭转企业颓势,将目光瞄准了当时在大城市颇受欢迎的电冰箱。1985年,公司从荷兰飞利浦引进了现代化冰箱生产线;1986年,新飞年产能10万台的电冰箱产线投产,“新乡-飞利浦”品牌冰箱正式上市销售,这也是新飞品牌名的来源。

1990年,为赢得国内市场和消费者的信任,刘炳银也像海尔创始人张瑞敏一样上演过“砸冰箱”的戏码。但也正是靠着这个戏码,新飞品牌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消费者的认知,并因此贴上了“高质量”的标签。

除了高质量,新飞冰箱得以快速崛起的另一个因素是重视创新。早在1987年,刘炳银就敏锐觉察到,使用环保制冷物质、主打绿色无污染的新型冰箱将是大趋势,这对当时还在着力解决质量难关的冰箱业来说,还是个非常新潮的想法。

1995年,新飞与外商合资,投资4.2亿元,建成国内第一条年产60万台的大规模全无氟电冰箱生产线,大受消费者好评,并在次年成功攻下中国冰箱品牌前三强,市场份额直逼20%。

1996年以来,新飞连续8年产销电冰箱突破一百万台,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均位居中国电冰箱行业前列;1997年新飞品牌价值已高达31.84亿;2002年9月,新飞冰箱、新飞冷柜又被认定为“中国名牌产品”,成为全国屈指可数、中原唯一的拥有两个“中国名牌产品”的家电企业,曾和海尔、容声、美菱并称为冰箱品牌“四朵金花”。

走向没落

对于新飞走向衰落直至如今面临重组的原因,业内普遍认为是由于外资的注入。家电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表示,新飞在卖给新加坡公司之前大部分时间发展还是不错的,一般认为新飞企业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就是被新加坡公司控股。

实际上,作为一家内地企业,新飞在二十多年的发展时间里,经历了从独资到合资、再到外资绝对控股的转变。

2002年,新飞电器在地方政府主导下,同新加坡企业丰隆集团实现合资。2005年,新飞电器国有股权再次转让,39%股权再度落入外资公司手中,丰隆集团持股比例高达90%,并拿走了新飞电器经营管理权。

然而,丰隆集团本身不做制造业务,又对中国家电市场不熟悉。在丰隆全面接管的几年间,新飞业绩急转直下,关闭了空调线、新飞九厂、小冰箱线,还致使新飞错过了多元化发展的机遇。

此外,在不具备小家电技术、工艺和人才的前提下,丰隆还作出进军小家电的决定。但新飞的小家电上市后一直负面不断,质量安全事故频发。几十年积累的品牌公信力被严重透支。

有报道称,在新加坡丰隆控股后,新飞的技术研发人才走了一大半,研发部门形同虚设。技术人才、管理人才的流失直接导致了新飞产品的衰败。在产品设计上,海尔、美的早就引入了十字冰箱,更加注重设计感。与海尔、美的同价位产品相比,新飞由于研发投入不足,产品升级速度明显慢于前者,大部分仍以中低端为主,只能在区域和三四级市场谋生。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新飞的衰败与该公司混乱的品牌授权有紧密联系。近年来新飞一直身陷商标租赁经营的旋涡,也让新飞品牌前途未卜,将“新飞”这个经营、维护多年的知名品牌授权给其他企业使用,这极易诱发品牌的不安全因素。

伴随着业绩惨淡,人才流失,是多次的停产危机。据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梳理,新飞历史上,至少遭遇过四次停产危机。

2012年秋天,因不满薪资待遇等,上千名身穿蓝色工服的工人聚集在新飞总部门前,高喊“涨工资,要生存”。这次罢工停产(第一次停产)后在新乡市政府的调解下,以新加坡丰隆的妥协而结束。

但好景不长,2013年,新飞宣布从5月28日起部分生产线开始停产,公司部分员工也被辞退。

第三次停产,发生在2017年。当年10月,一份河南新飞家电、新飞电器、新飞制冷的联合声明在网上曝光,称新飞在几年持续亏损,重压之下宣布停产。据媒体报道,去年11月1日,新飞电器厂区内已经空无一人,仓库和车间均已贴上封条。

最近一次停产危机发生在2018年2月。在2月8日新飞恢复部分生产后,由于丰隆亚洲未能按其承诺注入复产资金,新飞再次陷入停产状态。

谁会接盘?

4月13日,丰隆亚洲发表声明,提出从新飞撤资。声明中称,新飞自2011年以来持续亏损,随着中国整体产能过剩以及竞争加剧,新飞近年来的表现进一步恶化。因此,新飞的财务情况受到不利影响。在过去的两年中,新飞分别在2016和2017年出现了1.207亿新加坡元和1.285亿新加坡元的税后净亏损。

丰隆亚洲表示,由于新飞长期亏损,从新飞撤资预计将对丰隆集团的财务表现产生积极影响。

如今,在没有新的接盘者的情况下,新飞从一代巨头走到了被拍卖的境地。

“导致新飞步入破产困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管理方的经营不善,也有行业的整体变革,更有企业在创新能力上的缺失。不过作为一个深入人心的品牌,‘新飞’二字仍具有市场价值,企业既有的成熟生产、销售渠道,也是价值体现。”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向清接受采访时表示。

其实,在此之前,格力、美的、康佳、万宝、奥马等诸多同业企业都曾与新飞传出过绯闻。在丰隆亚洲退出后,它们无疑成为市场关注的“准”接盘方。

2017年11月,在新飞宣告停产重整之际,即有媒体爆料称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第一时间抛出橄榄枝。不过彼时,深康佳A董秘在接受采访时未确认上述说法。

2016年广州万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万宝集团)曾明确传出与新飞战略合作的消息。据《新乡日报》公开报道,当年6月时任新乡市委书记舒庆、市长王登喜与新加坡丰隆集团执行董事郭令柏和万宝集团董事长周千定三方就新飞电器未来发展进行深入交流,此前各方已就控股新飞电器进行数月谈判,但还未签署最终战略协议。

更早之前的2009年,市场已传出丰隆集团将退出新飞的消息,彼时还未实现上市的奥马电器即被曝有意接盘。当时新飞集团尚未进入全面亏损困局,而奥马电器当年净利润也仅有7000多万元,远没有如今百亿市值的实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时广东奥马电器副总裁吴世庆表示,公司正在筹备上市,如果融资不成功,想拿下新飞电器比较困难,还没有与新飞就收购达成任何意向。(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